番外篇.1


  “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你不要再我面前晃了行吗?”戚烈川握紧了茶杯,看着走来走去的廖星河,恨不得把他给丢出去。
  “离音在生孩子,你不着急?!”廖星河看着小竹屋的方向,脸上都是焦急。
  戚烈川也着急,但是看着廖星河跟只团团转的二哈似的,让他更加烦躁:“你坐一会。”
  “坐不下。”廖星河继续转悠。
  “……”
  戚烈川握紧了拳头,廖星河却突然停下,因为离音的父亲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  扶余苏紫急匆匆的冲进了房间,然后关上门。
  留下三个男人面面相觑——
  廖星河看着冷静的两个人,嘟嘟嘴,怎么感觉只有自己着急?
  这两个最亲的亲人什么反应也没有!
  一开始戚烈川也以为岳父大人很淡定,但是再看到他的手在抖以后,戚烈川突然轻松了一点。
  廖星河急得团团转:“这都进去半小时了,怎么什么声音也没有。”
  戚烈川已经忍不了廖星河了,他以为自己还要被折磨一会的时候,就看到廖星河被扔进了门口的河里。
  而他的岳父大人拍了拍手,坐在凳子上继续喝茶。
  廖星河从河里爬上来,一脸委屈,大祭司为什么要扔他。
  直到他看到坐在石凳上两个一杯茶接着一杯茶喝的两个人。
  明明就很着急,怎么表面上这么淡定。
  他把衣服弄干,把自己挂在竹竿上,只有这样他才能控制住自己,不然就喜欢在两个大佬面前晃悠,下场就是再次被扔进河里。
  戚烈川跟夜擎淮两人坐在石凳上很久很久,两人喝了好几壶茶。
  “生孩子这么久啊!”廖星河已经在竹竿上挂了一下午了,直到黄昏里面还是没有动静。
  戚烈川和夜擎淮也着急,看向房子里的眼睛都有些颤意。
  为什么这么久——
  “啊!”
  天快黑的时候,听到了离音的尖叫声。
  戚烈川跟夜擎淮同时站起身冲了过去,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。
  “没事没事,外面的不用担心。”
  戚烈川怎么可能不担心,他握紧了拳头,恨不得冲进去帮离音生孩子。
  夜擎淮朝他冷哼了一声,坐回位置上继续喝茶,若不是这小子,他家宝贝离音会受这种委屈吗?
  戚烈川抿着唇,坐了回去。
  因为站在这里,他担心自己会跌倒在地。
 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戚烈川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。
  这种痛苦他不会让离音再有第二次!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  一道哭音划破了寂静的夜。
  “子时出生的三个宝宝啊!”廖星河看了一下时间:“这个有点厉害了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你们可以进来了。”里面传来产婆和扶余苏紫的声音。
  戚烈川如剑一般冲了进去,他看到躺在床上的离音,她闭着眼睡着了,头发上都被汗水沾湿。
  戚烈川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,眼中都是怜爱。
  “两个小子,一个小公主。”扶余苏紫抱着两个孩子:“还是两个哥哥呢,生完大哥的时候,本来是小公主先的,谁知道后面钻出了这个小子,一下子他就成哥哥了。”
  —题外话—
  抱歉,来晚了,今天更两章吧。